第1820章 放下愛恨

  老黎說:“這句話就是:恨,能挑起爭端,愛,能遮掩一切過錯。放下愛恨,一切順其自然。”

  聽了老黎這計劃,我肅然起敬,認真地點點頭:“老黎,我記住了,我一定會牢牢記住。”

  老黎臉一板:“你剛才叫我什麼?”

  我忙說:“我叫錯了,老黎,我不該叫你老黎,我叫你干爹。”

  大家都笑,老黎也笑起來,伸手照我腦袋就是一下子。

  然後老黎就直接飛去了美國,說要去看夏雨。

  想到夏雨,我的心裡就有些怪異的感覺,夏雨現在和我的關系是什麼?兄妹?還是……

  想到夏雨和我曾經發生的一切,有一種迷惘和困惑。

  婚禮之後第三天,海峰和雲朵也要回科爾沁大草原了。

  臨走前,海峰和我單獨談了一次話,海峰的神情有些感慨,又有些失落。

  我理解海峰的心情,心裡又不由湧起對海珠的歉疚。

  “我和你兄弟一場,你和海珠夫妻夫妻一場。”海峰嘆了口氣,拍拍我的肩膀,“兄弟,好好過日子吧,好好善待秋桐。過去的事,就永遠過去吧,日子還得過,生命還在繼續,大家都要活下去。”

  我的心裡有些索然。

  我和秋桐送走了海峰和雲朵,在機場,雲朵和秋桐依依不舍。

  “嫂子,以後你有空和我哥一起來草原看我們。”雲朵對秋桐說,眼圈紅了。

  “嗯,一定去,一定會去的。”秋桐點頭答應著,安慰完雲朵,又看著海峰,“海峰,雲朵能和你在一起,一定是幸福的,你是個男子漢,真男人。”

Advertising

  海峰笑了下,攬過雲朵的肩膀,衝我們揮揮手:“親愛的兄弟和姊妹,我們走了,大家後會有期,草原見。”

  目送雲朵和海峰離去,秋桐的眼神深情而真情。

  “親愛的,假如有一天我厭倦了官場,你會像海峰對雲朵那樣做嗎?”靜靜的夜色裡,剛結束了一次濃情,秋桐躺在我的懷裡問我。

  “這輩子,我用生命追隨你,就像江峰對柳月。”我邊親吻秋桐的耳垂邊低語,“你是我的女人,永遠都是……”

  秋桐溫情地笑了,撫摸著我的頭發:“你是我的男人,我希望你永遠都是快樂的,幸福的,為你,我願意去做任何事,我永遠只是你的女人,我的心我的身都是你的,我的靈魂和肉體永遠追隨著你。”

  我感動地吻住她的唇,我們深吻……

  我再次雄起,秋桐展開全部的身心接納著我:“來吧,我的男人,我的客客,我的愛人……”

  我們再次熱烈,夜空裡的星星一眨一眨地看著我們,月亮害羞地躲進了雲層……

  結束後,秋桐看著窗外深沉的夜色,突然說了一句:“我突然很想海珠和冬兒了。”

  我的心情悵然,沉默了,我不僅想起了海珠和冬兒,還有雲朵,甚至還有和我曾經有過交集的夏雨、謝非、秦璐、孔昆。

  夏雨不知現在怎麼樣了,老黎去看她了,她爹現在是我干爹。

  謝非已經離開了關雲飛,不知所蹤。

  秦璐在天國。

  孔昆最近要和金敬澤訂婚,向我們發出了邀請。

  窗外繁星閃爍,月亮又出來了,一輪皎月掛在深邃的夜空。

Advertising

  秋桐幽幽地嘆了口氣。

  我心裡也一聲嘆息。

  四個月後。

  這天上午,我接到老黎的電話,告訴我他和夏雨後天回到星海,特意叮囑一定要我去接機。

  夏雨終於要回來了,不知怎麼,想到久別的夏雨,我心裡突然有一種異樣的感覺。

  我不知道為何會有這種感覺。

  或許是因為夏雨臨走之前北京那一夜的緣故,那一夜,我被夏雨下了套,我不知道夏雨到底有沒有得逞。

  而如果夏雨得逞了,又會不會有什麼後果。

  想到這裡心裡就有些忐忑。

  我現在無法預測此次夏雨歸來對我和秋桐意味著什麼。

  老黎和夏雨回來,為何不讓夏季去接,非要我去接呢?

  一時想不明白。

  我直接去星海傳媒集團秋桐辦公室告訴她這個消息,卻在那裡見到了江峰和柳月,還有妮妮。

  我十分高興:“江哥,柳姐,妮妮,你們一家子啥時來的?”

  江峰和我擁抱了一下:“剛到一會兒,帶妮妮來星海旅游呢,到了星海,先找你們報到。”

  “歡迎,先找我們報到就對了。”我很開心地說。

  秋桐微笑著告訴我:“我已經安排好了住宿,就住在我們新聞大酒店,晚上我們給江哥柳姐一家接風。現在先讓他們去房間休息下。”

  “好啊。”我答應著。

  然後江峰柳月妮妮先告辭去了酒店房間,剩下我和秋桐在一起。

  我告訴了秋桐老李和夏雨要回來的消息,秋桐聽了,點點頭:“好啊,好久沒見到夏雨了。”

  “開心不?秋書記。”我說。

  秋桐用奇怪的眼神看著我:“易部長,按說我應該開心,可是,不知怎麼,我心裡又有些不大對勁的感覺。”

  “怎麼了?為什麼會感覺不對勁?”我說

  “不知道,或許是我有些過於敏感了吧。”秋桐笑了笑。

  我沒有對秋桐說出自己對此次夏雨回來心裡那種不大對勁的感覺。

  沉默片刻,秋桐對我說:“對了,我也有一個好消息要告訴你。”

  “說,老婆大人。”

  “上午我接到了許晴的電話,她明天來星海。”秋桐說。

  “啊,許晴明天要來星海?”我感到有些意外。

  “是的,許晴明天來星海,江峰柳月和妮妮今天來到了星海,你說,這是不是注定要發生什麼呢?”秋桐微笑著看著我。

  我一拍大腿:“或許這就是上天安排好的,太巧了,你告訴江峰柳月了沒?”

  “暫時沒有說。對於他們,我們已經錯過了許多次,這次,或許我們該做些什麼了。”秋桐說。

  我點點頭:“嗯,你怎麼打算的?”

  想到江峰和柳月和分別多年的許晴都來到星海,我心裡一陣激動,還有興奮。

  “一切聽易部長安排咯。”秋桐半開玩笑地說。

  我沉思起來。

  當晚,秋桐設宴在新聞大酒店款待江峰柳月和妮妮。大家都喝了一些酒,都帶著微微的醉意。

  飯後,妮妮回自己房間去看電視,我和秋桐在江峰柳月的房間裡喝茶聊天。

  “江哥,柳姐,我想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我看著江峰柳月。

  “嗯。”他們看著我。

  “有一個人,明天將從加拿大飛到星海。”我壓抑住自己內心的興奮和激動。

  “一個人?什麼人?從加拿大飛來星海?”江峰似乎沒有回過神。

  柳月臉色突然微微一變,定睛看著我和秋桐。

  “這個人,和你們有著極大的淵源。”秋桐這時說。

  “是她——是不是?”柳月失聲說了出來。

  江峰也臉色突變,激動起來:“是晴兒?真的是晴兒要來星海?”

  我和秋桐對視了一眼,鄭重地點點頭:“是的,是許晴,她明天就飛來星海。”

  “啊——”江峰和柳月不約而同叫了一聲,然後柳月緊緊抓住江峰的手,臉上露出驚喜的表情,“哥,晴兒……晴兒終於有消息了,她……她明天就要出現。”

  話音剛落,柳月的眼淚就流了出來,江峰的眼圈瞬間也紅了。

  我給江峰和柳月的茶杯滿上茶:“江哥,柳姐,我和阿桐其實早就見過許姐。”

  然後,我將幾次和許晴見面的過程告訴了江峰和柳月,包括那次許晴去江月村的事情。

  聽我說完,柳月熱淚長流,江峰的眼圈這會兒一直紅著。

  我和秋桐靜靜地看著他們,秋桐輕輕握住我的手,我感覺她的手在微微顫抖。

  等江峰和柳月稍微平靜下來,我說:“江哥,柳月,我有一個請求,不知你們是否答應。”

  他們看著我,江峰說:“易老弟但說無妨。”

  我看了看秋桐,秋桐微微點了點頭。

  我說:“在我和阿桐的心裡,一直有一個願望,我們很想知道你們和許姐之間的詳細故事,這個願望在心裡埋藏了很久很久。當然,前提是你們願意。”

  江峰和柳月對望了一眼,江峰笑了:“我姐以前不是和你們說過嗎?”

  “以前說的都是大概,我們想知道詳細的,具體的。”我執著地說。

  江峰又看了看柳月,柳月看看我,又看看秋桐,然後看著江峰,點點頭:“哥,還是你來說吧。”

  我和秋桐頓時喜形於色。

  “好吧,我來說……”江峰點燃一支煙,慢慢吸了兩口,帶著沉思的目光,似乎要把自己的情緒帶回到過去。

  我和秋桐目不轉睛地看著江峰。

  窗外這時飄起了鵝毛大雪,在這個寂靜的冬夜裡,一個催人淚下的故事即將開始。

  “我們的故事是這樣的。”江峰用平靜的口吻開始給我和秋桐講述自己和柳月還有晴兒那難忘的往事……

  冬日的夜,外面寒氣逼人,室內卻暖意融融。

  溫暖的房間裡,十分安靜平靜寧靜。

  我和秋桐專注地看著江峰,聚精會神地聽著。

  隨著江峰的敘述,一個感人肺腑而又驚心動魄的故事展現在我和秋桐面前……

  一個漫長的冬夜,我和秋桐毫無倦意,聚精會神聽江峰講自己和柳月還有許晴的故事。

  “我們的故事就是這樣,講完了。”江峰深深吸了一口煙,深情地看看柳月,又看著我和秋桐。

  大家一時都沉默不語。

  此時的我和秋桐神情都有些發怔,這個夜晚,我們一直沉浸在江峰柳月和許晴的故事裡,此時仍然沒有走出來。

  此時,我的內心感慨萬千,心潮起伏,秋桐則眼圈一直紅紅的,身邊的紙巾都快用光了。

  許久的沉默之後,我看著窗外微明的晨曦,喃喃地說:“此情撼天動地,此情地久天長,此情感人肺腑。”

  秋桐用盡最後一張紙巾,看著柳月和江峰,聲音有些哽咽:“原來……原來你們的故事是這樣的。原來……人世間的真情親情和友情可以如此催人淚下。”

  顯然,我和秋桐都被江峰這一晚的講述震撼了。

  “許姐今天就會抵達星海。”我對江峰和柳月說。

  “姐,我們一定要見到晴兒。”江峰對柳月說。

  柳月深深地點頭:“是的,晴兒……我們一定要見到晴兒。這麼多年過去了,我們都很想她。”

  說完這話,柳月的眼圈紅了。

  秋桐說:“許姐的航班上午10點20到,我們一起去機場接許姐,好不好?”

  大家一致贊同。

  想到很快就能見到晴兒,一夜未眠的柳月和江峰毫無倦意,顯得十分激動和興奮。

  而聽了一夜柳月江峰和許晴故事的我和秋桐,同樣也沒有任何困意,我們被江峰的講述深深刺激了大腦神經中樞。

  快8點的時候,妮妮敲門進來了,看到大家都在,笑著對我和秋桐說:“你們這麼早就來了,我來叫媽媽和小爸爸去吃早飯的。”

  “我們昨晚就沒走。”我說。

  “噢耶,沒走?那。”妮妮困惑地說。

  柳月對妮妮說:“我們聊天了,聊了一個通宵。”

  “哦賣糕的,你們這也簡直太。太有精神了,一把年紀的人了,還能熬通宵,服了,我真的服了!”妮妮豎起大拇指。

  柳月笑了起來:“寶貝,媽媽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待會我們吃過早飯一起去機場接一個人。”